• <ruby id="p5565"><i id="p5565"></i></ruby><ol id="p5565"><blockquote id="p5565"><nav id="p5565"></nav></blockquote></ol>

          <ruby id="p5565"><em id="p5565"></em></ruby><track id="p5565"></track>

          <track id="p5565"><i id="p5565"><del id="p5565"></del></i></track>
        1. <strong id="p5565"><blockquote id="p5565"></blockquote></strong>

          <span id="p5565"><blockquote id="p5565"></blockquote></span>
          <acronym id="p5565"><blockquote id="p5565"></blockquote></acronym>
          <acronym id="p5565"></acronym>
        2. <acronym id="p5565"><sup id="p5565"></sup></acronym>
            <acronym id="p5565"><blockquote id="p5565"></blockquote></acronym>

            <track id="p5565"><i id="p5565"><del id="p5565"></del></i></track>
            歡迎訪問國際儒學聯合會
            簡體中文
            當前位置:首頁 > 經世致用
            王義桅:要處理好人類命運共同體十大關系
            發布日期:2021-12-02 來源:人民網

              2017年1月1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日內瓦萬國宮發表歷史性演講《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系統闡述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四年過去了,這一理念日益深入人心,新冠疫情暴發后更是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認同。與此同時,對人類命運共同體也還存在一些誤解、質疑。如何進一步統籌推進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筆者認為要處理好以下十大關系:


              自信與自覺的關系


              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提出,是“四個自信”在世界觀上的體現,也是中國立己達人品格的展示。我們有了“四個自信”,希望其他國家也有“四個自信”。歐盟將中國視為“制度性對手”,特朗普時期的美國更是將中國列為制度敵手,這是缺乏“四個自信”的體現?!案髅榔涿?,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的前提是自己覺得自己美,成為自己,實現命運自主,才能成人之美,命運與共。自信是自覺的前提,自覺是自信的升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不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而需要自覺的努力和行動。


              消極與積極的關系


              人類命運共同體不是一個消極的命運共同體,而是一個積極的命運共同體,不能無為而治,畢竟當今是地球村而非小國寡民,要在共同利益基礎上塑造共同身份,共同使命,而且還要通過偉大斗爭去爭取。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內涵而言,也有消極-積極之不同層次。人類命運共同體1.0:同仇敵愾+同病相憐;2.0:同呼吸共命運,共同支持走符合自身國情的發展道路;3.0:共同使命,有解決人類問題的共同智慧與共同方案。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在防止最壞——流浪地球和追求最好——世界大同之間的選擇。


              名與實的關系


              德國歷史學家斯賓格勒在《西方的沒落》一書中寫道,“民族彼此之間的理解也像人與人之間的了解一樣是很少的。每一方面都只能按自己所創造的關于對方的圖景去理解對方,具有深入觀察的眼力的個人是很少的、少見的?!比祟惷\共同體起初翻譯為Community of Common Destiny,容易引發宗教上的誤解,現在譯成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for Human kind就好了很多,但也只闡釋了“運”的含義,缺乏對“命”所帶來的身份、認同內涵,所以還未能完全表達其中文內涵。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過程中,要實現名與實的統一,凝聚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的全人類共同價值?!耙粠б宦贰眹H合作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主要實踐平臺,是實現實至名歸的重要機制。因此,簽署共建“一帶一路”合作備忘錄后,越來越多國家也與我們簽署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合作文件。


              繼承與超越的關系


              從家庭、部落、國家到國際組織,人們組成不同層次的共同體,即德國社會學家滕尼斯所說的地域共同體、血緣共同體與精神共同體。個體命運與國家命運相連,所謂家國情懷;全球化時代,國家命運與人類命運相連,形成地球村村民的概念,共同體上升到命運共同體。從理論上講,命運共同體只有上升到人類命運共同體,才能維護命運共同體的類本質。外交實踐層面更是繼承與超越的統一。人類命運共同體是對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繼承和發展,是新時代面對新的國際環境提出的新理念。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在過去針對的主要是主權國家、民族國家,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成單元則更為分散和多元,所有由人類所結成的,促進人類命運朝著更好方向發展的組織團體,乃至個人都可以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成主體。人類命運共同體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基礎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光著眼于和平共處,更多的寄望于共同的發展,共同維護人類共同體的整體利益,倡導“共建”“共治”“共享”“共贏”,開創人類文明新篇。人類命運共同體繼承了和諧世界的持久和平、共同繁榮理念,并拓展到普遍安全、開放包容、美麗清潔的層面;從各國和諧共處,實現國際關系民主化,發展到人類命運與共,基于國家又超越了國家思維,統籌國家與非國家行為體,統籌秩序安排與價值共享,統籌現實身份與未來歸宿,以兼具過程與程序的共同體思維超越和諧世界的目標導向。


              破與立的關系


              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破中有立,正如區塊鏈和萬物互聯技術在破美國聯盟體系的依附結構,疫情也證明美國無法給盟友提供抗疫的安全保護,甚至還搶奪其抗疫物資,破壞抗疫全球合作。同時,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并非推翻重來,而是強調開放包容,尊重國家主權和各國核心關切,更多著眼于從新的領域“立”而非舊領域“破”:“要秉持和平、主權、普惠、共治原則,把深海、極地、外空、互聯網等領域打造成各方合作的新疆域,而不是相互博弈的競技場?!?/p>


              知與行的關系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大道至簡,實干為要。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關鍵在行動?!敝袊兄泻弦焕砟?,始終是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推動“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構建全球互聯互通伙伴網絡,既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倡導者,也是積極踐行者。展望未來,要處理好中國國家利益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關系、中華民族共同體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關系,在危機中育新機,在變局中開新局。


              難與易的關系


              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要循序漸進,從周邊開始,從發展中國家最集中的非洲大陸取得早期收獲,通過政黨對話和民心相通手段,逐步擴展到發達國家。在國家層面,中國與越來越多的友好伙伴如老撾、柬埔寨、緬甸、巴基斯坦等構建起雙邊命運共同體;在地區范圍,各方已就打造周邊、亞太、中國—東盟、中非、中阿、中拉命運共同體達成共識;在全球領域,中方倡議構建網絡空間、核安全、海洋、衛生健康“安全共同體”、“發展共同體”、“人文共同體”等命運共同體,得到積極響應。


              硬與軟的關系


              當今世界,各國相互聯系、相互依存日益緊密,人類越來越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然而,近來西方炮制的中國銳實力悖論,反映出他們不甘心接納中國倡議、中國方案的頑固性和保守性。有人據此擔心,中國缺乏倡導并踐行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硬實力。歷史經驗表明,前瞻性、包容性理念不見得等到綜合國力第一時才能引領國際合作未來。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正在實踐中不斷完善。正如“一帶一路”倡議強調硬聯通的同時也日益重視軟聯通,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也要從物質文明、制度文明和精神文明同時著手,平衡有序推進。


              目標與過程的關系


              人類命運共同體不只是目標,也是過程。新冠疫情明顯的告訴我們,人類已經是休戚與共的命運共同體。與此同時,新冠疫情也揭示了全球供應鏈產業鏈的不穩定不確定性,各國越來越關注safety(管理型安全)而不只是security(防御型安全),排他性的、區域性的安排興起,全球化遭遇重大調整。我們需要什么樣的全球化?全球化治理為誰治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不能搞路徑依賴,更不能搞觀念依賴,要創新手段和思維,創造條件去積極推進,實現目標與過程的統一。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必須推行包容性多邊主義,兩者是“一多不分”的關系。


              有我與無我的關系


              習近平總書記深刻闡述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既承載著中國對建設美好世界的不懈追求,也反映了各國人民對世界新秩序的美好期待,受到國際社會特別是廣大發展中國家的普遍歡迎和廣泛支持。一方面,人類命運共同體不是外交辭令,而是實現中國夢的內在要求,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應有之義,鮮明體現了當代中國共產黨人的全球視野。另一方面,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馬克思真正的世界歷史、自由人聯合體思想的當代實踐,我們要秉承“我將無我,不負人類”的追求予以自覺構建。





            看全色黄大色大片免费,日本牲交大片免费观看,a毛大片免费在线观看_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