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uby id="p5565"><i id="p5565"></i></ruby><ol id="p5565"><blockquote id="p5565"><nav id="p5565"></nav></blockquote></ol>

          <ruby id="p5565"><em id="p5565"></em></ruby><track id="p5565"></track>

          <track id="p5565"><i id="p5565"><del id="p5565"></del></i></track>
        1. <strong id="p5565"><blockquote id="p5565"></blockquote></strong>

          <span id="p5565"><blockquote id="p5565"></blockquote></span>
          <acronym id="p5565"><blockquote id="p5565"></blockquote></acronym>
          <acronym id="p5565"></acronym>
        2. <acronym id="p5565"><sup id="p5565"></sup></acronym>
            <acronym id="p5565"><blockquote id="p5565"></blockquote></acronym>

            <track id="p5565"><i id="p5565"><del id="p5565"></del></i></track>
            歡迎訪問國際儒學聯合會
            簡體中文
            當前位置:首頁 > 經世致用
            張西平:如何向世界重新說明中華文化的價值
            發布日期:2021-12-02 來源:《北京日報》

              四百年的中西文化關系歷經了三個大階段:蜜月期—文化相互的仰慕;不平等時期—西方文化統治世界,中國追隨西方文化;平等對話時期—多元文化的共存共生,中國文化真正顯示出世界性的文化意義。19世紀中西方所形成的中西方文化觀都應重新檢討,尤其是西方。文化交流與對話的前提是對對方的承認和尊重,喪失了這個前提就根本不存在對話。在這個意義上,中西雙方應回到明清間的初識階段,回到“大航海時代”。中華文化在世界上的交流和傳播,應回到平等對話的起點上來。


              一種文化在域外的傳播能否成功,取決于兩個基本條件,一個是接受方的心態,一個是傳播者的心態。


              從西方接受者的心態來看,從整體上來看,西方的文化心態并未轉變過來。對于中國文化的復興,西方主流意識形態仍是持批判的態度,近年來西方借助各種問題對中國政治制度和社會問題的批評,有些也非出于惡意,而是一種疑惑。因為,中國的崛起是近二百年來世界現代化歷史中的一個“另類”。按照西方既定的價值觀念無法完全理解當下的中國,或者希望中國繼續發展,或者希望這個“另類”崩潰,或者無法解釋。這是一個古老而嶄新的中國,是一個西方文化尚不能完全理解的中國。但大江東去,中國的崛起已經不可阻擋,世界文化格局的改變已經開始,西方能否認識到中國文化的本質特點,回到一個正確的文化立場上來,決定著中西文化關系能否渡過這充滿矛盾與誤解的調整期。目前這個世界文化的主導者—西方文化的態度,對中國文化的世界影響力的提高和中國文化海外傳播有著重要的影響。


              文化傳播的成功與否還取決于另一個重要的方面,即傳播者對自己文化的理解和解釋,如果傳播者向外部世界所介紹的文化是清晰的、明了的、充滿智慧的文化,這樣的文化就一定會被理解和接受。但目前我們所面臨的困境恰恰在于:當下在中國、在我們的知識界在對待中國文化的整體理解與解釋上,在解釋中國當代文化和古代中國傳統文化關系上仍處在混亂之中,在如何向外部世界傳播中國文化存在著嚴重的分歧。這已經成為中國文化是否能在世界上真正傳播開來的關鍵所在。百年以西為師,當代中國知識分子的知識體系和思想觀念基本上是在西方的學術框架和思想影響下形成的。同時我們自己的傳統知識和文化上也是在百年西學東漸中,被納入了西方近代的學術體系后表述出來的。重建中國文化與學術是當代中國思想文化界的重大使命,但否認近四百年的西學東漸和中國近代知識體系的形成是荒唐的,試圖回到西人東來前中國自己的原有知識體系和思想觀念的表達是幼稚的。因為,不僅今天中國的話語已經完全和前近代時期不同了,而且在于,在四百年的西學東漸中,我們的文化也融入了大量西方具有時代性和進步性的文化觀念,這豐富了我們的文化觀念,使中華文化在當代呈現出一種既不是完全的西方當代文化,又不是完整的中國傳統文化這樣一種混雜而嶄新的文化形態。


              作為后發現代化國家的中國,我們的文化表達和敘述已經不再是按照它的自然邏輯的表達和敘述,中國文化的自然發展史從清后期已經被打斷,被強行納入西方文化主導的世界文化體系之中。當下崛起的中國希望在西方主導的文化體制中重新獲得平等的對話權力,這將是一件十分艱難的事!我們感到一個大國的崛起必然是文化的崛起,中國四十多年的快速發展中,資本這把雙刃劍也將人們引向拜金主義;濃重的重商主義的風氣在給我們帶來前所未有的思想開放的同時,也給我們的思想與文化的發展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尷尬與困惑,給文化的崛起帶來前所未有的困境和艱難。這表現在兩個方面:


              其一,中國學術界對近四百年西學東漸的歷史尚未完成系統的研究和梳理,對自己的近代思想文化史尚未完成系統的說明和整理,尚未形成一個成熟的中國當代文化體系,西學、國學、馬克思主義處在一個艱巨的磨合期。而由于中國快速的崛起,我們不得不向世界重新說明中華文化的價值。如何完整地表達中國文化的價值和世界性意義,是一項重要的課題。


              其二,文化自覺和自信表現在兩個側面,一個是始終對自己的文化持一種清醒的認識,批評其漫長的歷史中的文化痼疾,使其文化的主流和底色凸顯出來,成為民族文化的優秀傳統。在這個意義上魯迅并未過時,盡管在當時的條件下,作為思想家和文學家他的一些用語顯得激進,但其自省精神仍是我們重建中國文化的精神來源。正像沒有伏爾泰、尼采這些西方文化內部的批判者就沒有西方文化的不斷更新一樣,崛起的中國仍需要從這樣的維度思考問題。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的另一個方面就是,在文化心態上必須對自己的歷史文化敬重,將其作為文化大國崛起的基礎。因為,在新時代被重新解釋的中國思想和文化的主線肯定是以傳統文化為底色展開與敘述的,中國的現代之路肯定會走出一條自己特色的中國道路。一切以西方文化為師的時代過去了:中國這個世界唯一從古到今傳承不斷的大國,它的精神價值的主流不可能是生硬地將西方當代文化嫁接到中國文化的復興之中。由此,在“文化底色”與“轉換型創新”之間就出現了緊張,這就是:我們在文化走出去中如何處理歷史中國與當代中國的文化關系?如何說明中國傳統的當代意義?這都是需要厘清的。


              如何在歷史的表象中洞察到歷史的真諦,越過思想的表層,揭示中國文化的當代價值和世界意義,這是中國思想界的重要任務。




            看全色黄大色大片免费,日本牲交大片免费观看,a毛大片免费在线观看_首页